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窗外白鹭飞的博客

 
 
 

日志

 
 

雾都孤儿 (查理·狄更斯)(英国)  

2008-07-24 19:11:07|  分类: 文学名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里弗·退斯特出生在离伦敦七十五英里的一所济贫院的产房里。他的母亲因长时间痛苦的徒步跋涉已经疲惫不堪,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人们发现她时,她已不省人事地倒在路边。人们将她抬到当地推一的一所济贫院,因为她看上去似乎应该去那儿。他的名字应归功于教区干事那善于创造的天分。他曾这么说:“最近这个是‘S’——我叫他斯瓦布尔,再来一个的话,我就叫他恩文。我已按字母表顺序取好了名字,当我们将名字取到‘Z’时,再从头开始。”

备受折磨和不幸的母亲未留下她的姓名使死去了,惟一能证实这个男孩身份的,是一个挂在项链上的小金盒和一枚戒指。她竟然在饿得晕倒在地时也没将它们卖掉。可是,她的尸骨末寒,它们就被照看她的一个干瘪的老丑婆偷去了。

孤儿的童年在残酷的冷遇和半饥饿中度过。而这样的童年也因他的一次独一无二的举动而突然中止了。由于极度的饥饿,他和他的伙伴们决定,他们之中几个人应该为大家弄到额外的一份清淡如水的稀粥——那是他们的主要食物。这件事落到了奥里弗的身上。尽管他还只是个九岁的孩子,但悲惨的境遇使他不顾后果。他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手里拿着饭盒和勺子朝济贫院院长走去。他说:“对不起,先生,我还想要!”

如此闻所未闻的大胆要求立刻受到了严厉的惩罚。第二天早晨,大门上贴了一张通告,说无论谁愿意出五英镑,都可以将奥里弗·退斯特从济贫院领走。

后来他便去了棺材店做学徒。那段日子也并不长。那儿的老板还承办葬礼,他只看了他一眼,便很快决定让这个面带悲伤的小流浪儿在葬礼上充当主要的送葬男童。“在很多送葬的队伍中,小奥里弗都戴着那种帽圈上的丧带长及膝盖的帽子领头走着。他成了令全镇的母亲们称赞的孩子。”

总的说来,老板对他还不错。但自从他和店里那个年纪比他大、而且老欺负他的学徒打了一架之后,他便蒙受了不应蒙受的耻辱和惩罚。于是他逃跑了。

在伦敦郊区,他碰巧遇见令人着迷的小丑阿特弗尔·多格。他是个扒手,是费金的门生。这个天真的男孩对他新结识的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感到新奇。费金将鼻烟壶、珠宝、手表和手帕放进奥里弗的口袋,然后站在假想中的橱窗前假装看着什么,几乎是同时——在一个短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时间里——他口袋里所有的东西全被掏走了。奥里弗觉得这只是他们在和他做游戏。而当他被他们带出去行窃时,他却目睹了整个“游戏”的全过程,这才突然明白那些“游戏”的真正含义。由于茫然和不知所措,他是惟一被抓住并带到地方保安官那里受审的人。在法庭上,他被确认是无辜的,但他却当庭昏倒在地。满心懊悔的布朗罗先生把他领回了家。这位布朗罗先生就是钱包被扒窃的那个人。在这位新朋友家中,奥里弗的重病得到精心的照料。好日子似乎开始了,然而他又一次落入了费金之手。这个惯贼因为害怕奥里弗把他的事说出去,于是经过精心策划,当奥里弗帮布朗罗先生跑腿办事时,就叫南希把他绑架了。南希是个可怜的*女,费金的女弟子,全帮最大的恶棍比尔·赛克斯的情妇。

为了让奥里弗闭上嘴,只有让他也犯罪。于是他被胁迫参加入室抢劫。尽管他一直反抗,但是他还是被塞进了一扇小窗。他们让他进屋去为他们打开房门。他下定决心要向屋里的人发出警告。但是这场夜盗失败了,奥里弗被流弹击中,他被仓皇逃窜的那伙人丢在了水沟里。第二天早晨,他尽管受了伤,还是向那幢屋子爬了过去。屋里的人们相信了他的叙述,而且他也结识了一些新的永久的朋友。

在一个神秘男人的帮助下,这个男孩再次被费金找到了。这个神秘男人是偶然在街上看见奥里弗的,但对他显示出极大的兴趣。现在他和费金密谋,他们不仅要占有这个男孩,而且还要让他的灵魂堕落,这个叫作孟可司的人似乎特别希望这样。

他们的私下密谋恰巧被南希听见了。为了赎回自己从前曾绑架过奥利弗的罪过,她冒着生命危险将奥利弗出身的秘密告诉了他的新朋友们。

受人蔑视的*女和美丽的露丝·梅莱(奥里弗的女监护人收养的侄女)两人的那次谈话给了作者极好的机会,他不失时机地作出了颇为公道的评价:“这姑娘受到梅莱小姐那些自以为正直的仆人冷漠无情的对待,而她最后被允许进来时,心头还是满腔怨气,扬着头说:‘见你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小姐。如果我像许多人那样,一生气而转身就走的话,你终有一天会因此而后悔的。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但是,“那种和善的语调,甜美的声音,彬彬有礼的态度,没有任何傲慢或令人不快的言辞,都使这个女子感到非常意外。她不由地哭了起来。‘噢,小姐,小姐,’她激动地用手紧捂着脸说道,‘如果世界上多一些像你这样的人,将会少一些像我这样的人。会的,一定会的!”’

然后,南希将她偷听到的令人惊异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孟可司通过巧妙的调查和行贿,已把项链上的小金盒和戒指弄到了手。他认出了奥里弗。他提到他父亲的遗嘱,还说如果能使他的弟弟奥里弗犯罪,他会很高兴。他还笑着说,他一直对他最新结交的同盟者隐瞒着自己的身份,事实上这样对他大有帮助,“因为不管花多少万英镑,他们都想知道谁是他们的两条腿的走狗。”

露丝试图把南希安排进一个安全的济贫所,以避开她那些可怕的同伙,但南希拒绝了。她还谢绝了所有的报酬。这位哭泣着的女子又回到她惯常所过的那种生活中去了,准备到时再向露丝带到伦敦桥楼来的那个谨慎的男人重述她的证词。

南希信守了与露丝和布朗罗先生的约会,但这却使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因为起了疑心的费金跟踪并监视了她。赛克斯气得发狂,尽管南希说她曾庇护过他,尽管南希说她仍忠心于他,但他对此置之不理,毫不留情。他不相信她,用木棒将她打死了。之后,他怎么也无法逃避这一行为在记忆中留下的惊骇,在一次试图逃避拘捕时死于意外事故。

因为布朗罗先生手中的证据,这个团伙崩溃了。费金受到审判并被处以绞刑。

至于孟可司,他的真名叫爱德华·黎福特。布朗罗先生被证实是他父亲的至友,他对他朋友的这个放荡的儿子试图隐瞒的实情都掌握有第一手资料。奥里弗是孟可司同父异母的兄弟,是埃德温·黎福特与艾格尼斯·弗莱明的私生子。因为家庭不幸福,黎福特把他热烈的爱转移到艾格尼斯身上,生下了奥里弗。他在遗嘱里将他的大部分财产留给了艾格尼斯(——因为没有别的补偿办法)和他尚未出生的孩子;如果那是个男孩,并在他成年之前没有玷污他的姓氏,那么他就是惟一的继承人。露丝是不幸的艾格尼斯的妹妹。

孟可司拿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遗产,离开了伦敦。布朗罗先生收养了奥里弗,露丝嫁给了梅莱夫人的儿子哈利,两家人安享着天伦之乐。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