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窗外白鹭飞的博客

 
 
 

日志

 
 

贝 姨 (法国 巴尔扎克 )  

2008-07-21 15:35:35|  分类: 文学名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勒凡和于洛男爵是儿女亲家。克勒凡原先是个花粉商人,现在是百万富翁、民团上尉。这是个中等身材的胖子,红润油光的肤色,有着“显而易见的笨重的举动,象出生证一样藏不了秘密。”他把女儿赛莱斯丁纳许配给了于洛男爵的儿子维多冷律师。这位老花粉商和于洛一样是个花天酒地的好色之徒。他在妻子死了之后,培养了一个犹太歌女玉才华,并把她变成自己的情妇。于洛男爵也姘上了年青的女戏子贞妮·凯婷。他们常在一起寻欢作乐。后来,于洛男爵把玉才华偷上了。克勒凡认为于洛破坏了他的幸福。要寻于洛妻子进行报复。他公开而无耻地对亲家母说:“于洛老头既然把他的女人丢在一边,她对于我倒象手套一样合适。”

于洛男爵的妻子阿特丽纳·斐希,出身于农家。一七九九年,她父亲、伯、叔三兄弟均在于洛男爵属下当兵。那时,阿特丽纳十六岁,出落得十分标致。她有着“金黄头发,王后般的身段,雍容华贵的气派,轮廓庄严的侧影,素淡的乡村情调”。于洛男爵一眼看中了她,把她娶为妻室。他们夫妇过了十二年幸福的生活。后来,于洛男爵放荡起来,把妻子扔在一边。阿特丽纳忠于自己的操守,并且一味地宽容和体谅自己的丈夫。由于于洛常年在外挥霍,使家庭濒于破产的境地。克勒凡提出只要阿特丽纳答应和他相好,他可以送给她三十万法郎,以挽救其家庭的破灭;同时,他还可以促成她女儿奥当斯和参议官勒巴的婚事。阿特丽纳严词加以拒绝,克勒凡悻悻而去。

阿特丽纳的堂妹李斯贝德·斐希(即贝姨)是她大伯的女儿,比她小五岁。这是个丑姑娘,四十多岁尚未出阁,“大簇的浓眉毛虬结在一块,粗大的长胳膊,又肥又厚的脚,长长的猴子脸上有几颗肉疱”。她生性好嫉妒,抱怨堂姊交了好运道。一八○九年,心地善良的阿特丽纳把她从农村接到巴黎,让她学刺绣识字,老姑娘也立志要为自己挣一份家业。她在于洛夫妇照顾下,在巴黎生活了二十几年。在这期间,她谈过五次亲事均遭失败。

   一八三三年,贝姨拯救了一个开煤气自杀的青年文赛斯拉·史丹卜克。他是一个从波兰逃到巴黎的政治犯。贝姨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供养他。文赛斯拉擅长雕塑,她便鼓励他创作,并把他关在房子里,与外界杜绝交往。她对他的管束“象母亲一般温柔,妻子一般嫉妒,泼妇一般暴戾”。文赛斯拉始终把贝姨当作恩人,而没有猜到贝姨却要把他变作情人(她比他大十五岁)。有一次,贝姨把一颗文赛斯拉刻的镶银印章给外甥女奥当斯看,并吐露出她的秘密。奥当斯很欣赏这颗印章,并产生了要一睹贝姨未来爱人的念头。

于洛男爵在共和政府时代当过后勤司令兼军法官,现任陆军部署长兼参议官。他的哥哥是有名的于洛将军,一七九九年,平定过朱安党的叛乱。一八○九年战役后,被拿破仑册封为福士汉伯爵,是个正直的爱国老人。于洛男爵身材高大,装束气度纯粹是国会派、拿破仑派。他气色旺盛,六十几岁,并不显得老态。但他“一看见漂亮女人就眉飞色舞,对所有的美女,哪怕在街上偶然碰到而永远不会再见的,都要笑盈盈的做一个媚眼。”他姘上玉才华后,被这位贪心的女人刮去了十万法郎。后来,玉才华和一个大财主埃罗维公爵好上了,扔下了男爵。一天,于洛男爵送贝姨回家。在她住处遇见了一个矮小、苗条、漂亮而又时髦的女子。经打听原来是他的部属玛奈弗的妻子、已故元帅蒙高南的私生女儿,名叫华莱丽·福丁。

华莱丽懒得象猫一样,在她心目中“人生应当整个儿是享受,而享受又要不费一点儿事”。于洛通过贝姨的关系和这个荡妇勾搭上了。并瞒着妻子在华诺街布置了一个富丽堂皇的新住宅,还答应把华莱丽的丈夫提升为副科长。

与此同时,奥当斯在古董店遇见了文赛斯拉。这对年青人一见钟情。奥当斯要父亲撮合他们的关系。于洛男爵正没有钱给女儿作陪嫁,他同意了。他把文赛斯拉的艺术作品卖给上流社会的官员,于是,文赛斯拉身价百倍,成为巴黎轰动一时的人物。陆军部还把蒙高南元帅的塑像工程交给他去完成。这样,文赛斯拉便背着贝姨偷偷出入于洛家了。

华莱丽无意间把这事告诉给贝姨。贝姨见外甥女奥当斯抢走了她的爱人,妒性大发。她通过法庭逼文赛斯拉还债(他欠贝姨三千二百法郎伙食帐),文赛斯拉还不起,便被法庭关进了监狱。接着,贝姨又骗于洛一家说,文赛斯拉得到沙皇的赦免,已返回波兰去了。贝姨的主策是:若文赛斯拉被关进监狱,他和奥当斯的亲事便没有成功的希望,将来文赛斯拉还在她的掌握之中。可是,文赛斯拉得到同行艺术家史底蔓等人资助,替他还清了欠帐,从狱中释放出来。于是,奥当斯便和文赛斯拉正式结婚了。

贝姨哑巴吃黄连,只好暗暗叫苦。但她表面装得不动声色,暗中则下定决心,要对于洛一家施行报复。首先,她把于洛男爵的新姘妇华莱丽的住址告诉给克勒凡。于是克勒凡便象男爵抢夺他的情人玉才华那样,把华莱丽抢到手,暗中和她往来。接着,贝姨和华莱丽结成知交,并让华莱丽参与她的复仇计划。在三年间,“李斯贝德管思想,冯奈弗太太管执行。冯奈弗太太是一把刀,李斯贝得是操刀的手。”华莱丽比玉才华更贪得无厌,她刮掉于洛男爵二十万法郎。不仅使他倾家荡产,而且使他干出了贪污公款,克扣军粮的丑事。同时,还让于洛的妻子过着弃妇的生活。贝姨把这种“仇恨满足的快意”当作是“心灵最痛快最酣畅的享受”。

正当华莱丽和于洛男爵及克勒凡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的时候,她原先的一个情人亨利·蒙丹士来到了。这是个巴西男爵,有着棕黑色的皮肤,就象舞台上的奥赛罗一样,阴沉的气息令人可怕。三年前,华莱丽和他勾搭上了,他答应娶她,并回转美洲去变卖家产。亨利的出现,使于洛和克勒凡都很紧张。狡猾的华莱丽却瞒过了他们,称亨利是她的表哥。暗中她仍答应嫁给亨利,条件是要等她丈夫冯奈弗死了以后,冯奈弗患有疾病,活不了五年了。另外,她又对贝姨说:“这黑炭来得太早了一点!没有替你报奥当斯的仇,我决不甘心。”贝姨则给华莱丽出主意说,她应当先嫁给克勒凡,因为他更有钱,象克勒凡那样的荒唐,也活不了十年了。他死后,再嫁年轻的亨利。到那时,华莱丽自己才三十三岁。华莱丽同意了。

于是,贝姨便乘文赛斯拉结婚后,经济上拮据,艺术上不长进,引诱他向华莱丽借钱。结果文赛斯拉上当了,他和华莱丽姘上了。奥当斯一气之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华莱丽怀孕了。她分别给于洛男爵、克勒凡、文赛斯拉、亨利四个情人报喜,都说成是他们的亲骨肉,从中骗取爱宠。她的丈夫冯奈弗是个猥琐、卑劣的小人。由于于洛男爵没有及时把他提升为科长,一天,他用手枪把男爵从家里赶出去了。然后,他又和妻子串通,玩了一套捉奸的把戏。男爵怕上法庭,只好去求见陆军部长维森堡元帅,把冯奈弗提升为科长。

贝姨报复了奥当斯,她最后的计划便要做鳏居的于洛将军(现已提升为元帅)的夫人了。她说:“我没有当上元帅夫人,就算不得报仇。”于是,她表面上和华莱丽闹翻,在堂姊和外甥女面前大骂华莱丽是娼妇,把于洛男爵和文赛斯拉的堕落怪罪到华莱丽的头上。同时,她又以体贴和挽救于洛一家破落为名,要堂姊和于洛男爵说服老将军娶她为妻室。于洛一家相信贝姨,未识破她的两面三刀的诡计。果真,他们去说服了于洛元帅。不久后,便由教堂发布了老元帅和贝姨的婚约。

可是正在这时,于洛男爵贪污公款,克扣军粮的案件暴露。他派往阿尔及利亚的叔岳斐希已被法庭扣押了。于洛如果能在短期内支付二十万法郎的赔款,便能使斐希获释。然而男爵已经一贫如洗了。阿特丽纳为了拯救叔叔,准备作出自我牺牲。她叫来了克勒凡,要他马上支付二十万法郎的款子,她可以做他的情妇。克勒凡经过了一番犹豫,答应了。可是他去兑款时,被华莱丽拦住了。她以未来妻子的名义,对他软拖硬压,使克勒凡打消了付款的念头。

于洛元帅是个共和主义者,一个正直、爱国的老军人。已经七十二岁了。他由于双耳失聪,对弟弟在外为非作歹的事,全然不知道。一次,他去拜访老朋友--陆军部长时,才知道男爵犯了贪污公款的罪。他认为这对军人是莫大的耻辱。他愤愤地对阿特丽纳说,于洛男爵“把真正共和党人的爱国、爱家庭、爱穷人,我拚命灌输给他的情感,丢得干干净净,简直是妖魔,是禽兽!”他把自己的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凑足了二十万法郎偿还给国库,然后,他开枪自杀了。斐希叔叔为了挽回于洛男爵的名誉,使法庭找不到对质,也在阿尔及利亚自杀了。这样一来,贝姨的结婚美梦便成泡影了。但她嫉妒的火花并未熄灭。

于洛男爵欠高利贷者伏维奈一笔债,到期无法偿还。他决定暂时躲起来。他厚着脸皮去找歌女玉才华,要求把他窝藏在她的公馆里。玉才华看到这个穷途落魄的老情人,顿起恻隐之心,答应借一万法郎给他。并把一个十六岁的刺绣小姑娘皮茹介绍给他。她说:“你少不了女人。有了女人,什么苦都忘掉了。”于是,于洛瞒着妻子,改名为都尔老头,由小皮茹出面在巴黎开了一个绣作铺。他伴着她生活了一个时期。后来,于洛被光棍夏尔登的妹子埃洛蒂迷住了,便扔下小皮茹和埃洛蒂鬼混。由于缺钱,他三番两次向贝姨借款,贝姨为了达到使男爵不回到堂姊身边的目的私下借钱给他。不久,于洛又迷上了小姑娘阿太拉·于第西。于是他又改名为多兰克老头,住在一家阁楼上替人书写文字过日子。由于第西朝夕伴随着他。

陆军部长维森堡元帅在老友于洛元帅死前,答应照顾其贤德的弟媳,他把二十万法郎转交给阿特丽纳,使她理清了于洛的债务。她自己也被照顾在一个慈善机关做事。她一直在打听丈夫的下落。贝姨明明知道,却不告诉她。她要“把阿特丽纳的流泪当做享受”。

于洛的儿子维多冷为了岳父克勒凡的财产不旁落,向华莱丽施行报复。他收买了黑帮圣·哀斯丹佛太太,暗中挑唆亨利和华莱丽反目,让亨利当场抓住华莱丽和文赛斯拉的奸情。于是,这位好嫉妒的奥赛罗,便把一种会糜烂的毒药,给新婚的克勒凡和华莱丽吃了,使他们双双毙命。这样维多冷夫妇便获得了克勒凡的百万家产。华莱丽在临死前,由于经受不了全身糜烂的痛苦,她悔罪了。她要贝姨放弃复仇的计划,并把自己三十万法郎的存款赠给了于洛。阿特丽纳在巴黎居民中进行调查活动,她极力主张把私婚变成合法的婚姻。一天她调查到一个十五岁的姑娘阿太拉·于第西和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同居。阿特丽纳要阿太拉带她去见这个老头。见面后,才知道这老头便是自己的丈夫于洛男爵。于是,她把丈夫接回家,让他和家人团聚。文赛斯拉流落街头,也被维多冷接回家,奥当斯也和他和解了。贝姨看到经她拆散了十几年的家庭,现在又团圆了。她经受不起这种刺激,病倒了。但她咬紧牙关,对自己的报复阴谋始终不泄露一个字。于洛一家也始终把她当作“庇护家庭的好天使”。在她死时,全家都进行了沉痛的哀悼。

 不堪救药的于洛男爵回家后,又爱上了一个丑陋的女仆,他答应她将来可以做男爵夫人,因为他的“妻子活不了多久了”。阿特丽纳听到丈夫这句没良心的话,悲伤绝望地死了。

 

   (俄国)陀思妥耶夫斯基 著

   [故事梗概]

   作家伊凡·彼得罗维奇是个正直和富有同情心的人。独身住在彼得堡。每天他都看到一个老人牵着一只狗到糖果店去。那老人高高的身材,伛偻的背脊,穿着脱了线的旧大氅,带着一顶至少有二十年历史的破圆帽,他那被弹簧推动着一般的动作,无论谁第一次碰到他的时候,都不免大吃一惊。老人的脸色是死气沉沉的,他那只狗似乎和他一样老。他走进糖果店后,一直朝向靠近火炉的屋角走去,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一动不动地接连坐上三、四个钟头。那只狗伸开身体躺在他们的脚旁。一次,老人用眼睛盯着一个有钱的德国商人休尔兹先生,使得这位脸孔红得出奇的商人大发雷霆。老人惊慌地站了起来,他用手杖去推那只躺在身旁的老狗,可是它已经死了。老人脸色苍白,象害了热病似的浑身发起抖来。然后,他踏着迅速而颠蹶的步子走出铺子去。作家伊凡跟着追去。走到半路,老人也倒在街头死了。

   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呢?伊凡带着好奇而同情的心理,去寻找老人的住处。那是一间在五层楼上的低矮的房间。房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一只很旧的沙发,硬得象石头一样,还有两本书。除此之外,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从老人的护照上知道他名叫吉里美·斯密司,是个英国人,机械工程师,七十八岁。伊凡向房东和房客们打听老人的情况,但他们都不知道。于是伊凡把老人住的房子租了下来。

   伊凡幼年是个孤儿。小地主尼古拉·舍盖伊契·伊赫曼涅夫收养了他。他和尼古拉的女儿娜塔莎一同长大,亲密得象兄妹一样。后来,伊凡到彼得堡上大学,离开了他们一家。尼古拉是个心地单纯、坦白、直爽,而且慷慨大度的人。早年放荡过,在赌桌上曾输掉过一百个农奴。后来变得规矩起来,把自己的小田庄管理得井井有条。邻近有个鳏居的大地主华尔戈夫斯基公爵,因看中了尼古拉经营农业的才干,要他做他的管家。尼古拉答应了,忠心地为他服务起来,把公爵的田庄华西里耶夫斯卡耶经营得兴旺发达。接着,公爵又把他和包税商女儿生和儿子阿辽沙送给尼古拉管教。要他改正阿辽沙轻浮浪荡的性格。

   这位小公爵长得漂亮、纤柔,有些神经质,很象一个女人。那时他是十九岁。尼古拉象对待自己的儿子一般对待他。可是人们却在谣传:尼古拉以女儿娜塔莎在钓小公爵。从此,公爵改变了对尼古拉的态度,有意把他当作下属看待,甚至诬赖他贪污了一笔卖木头的款子。他和公爵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并打起官司来。尼古拉没有靠山,加上缺乏打官司的经验,他的小田庄被扣押起来了。他一家只好搬到彼得堡去住,继续和公爵打着官司。

   尼古拉搬到彼得堡时,伊凡刚开始文学创作活动。起初,尼古拉看不起这项工作。当伊凡把自己的小说念给他们听时,却深深打动了尼古拉一家。尤其是娜塔莎对伊凡变得更加亲近了。尼古拉亲口对伊凡说:“假如你搞得很好,站稳了脚跟,娜塔莎会是你的。”

   小公爵阿辽沙经常瞒着父亲来彼得堡看望尼古拉一家,而且越来越勤了,他已爱上娜塔莎了。娜塔莎呢,日夜受着痛苦的熬煎,她脸色苍白,双颊凹陷,在她那又长又黑的睫毛下,眼睛闪射着热情的火焰。终于,她告诉伊凡她也爱上了阿辽沙,她准备乘去教堂做弥撒的机会,逃离家庭。伊凡心里十分难过,他劝娜塔莎说,如果她嫁了父亲仇人的儿子,那么人们攻击的谣言便要变成真的了。可是娜塔莎爱得那么深,已无法改变她私奔的主意了。伊凡为了娜塔莎的幸福,答应不泄露他们的秘密,并暗中帮助她。阿辽沙在外面租了一所房子,娜塔莎便私自和他同居了。

   伊凡在机械工程师死后第五天搬进了新住房。关于老人的身世,他一直无法打听到。一天,来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她说是来找她外公的。那女孩脸色苍白、矮小而瘦弱,有一双大而发亮的黑眼睛,浓黑的头发缠结着,没有梳。她名叫尼丽。当伊凡告诉她,她外公已死了,她恐怖地颤抖起来。伊凡来不及作进一步的询问,她已掉头下楼跑了。

   尼古拉对女儿的私奔十分气恼,认为污辱了他的名声。他咀咒女儿,不再承认她了。华戈尔斯基公爵正在为儿子议亲,他打算把一个有大笔遗产的伯爵夫人的继女卡捷琳娜娶作媳妇。伊凡把这消息转告给娜塔莎的母亲安娜,希望这对老夫妇能饶怒自己的女儿,把娜塔莎接回家。但尼古拉坚决不同意。

   阿辽沙是个软弱没有个性,没有灵魂的花花公子,他不仅没有反抗父亲为他议婚的勇气,而且对卡捷琳娜也表示了好感。华尔戈夫斯基公爵得知儿子和娜塔莎同居的事,便亲自上彼得堡来干涉他们的婚姻。公爵是个四十五岁左右的男子,有端正而漂亮得惊人的脸相,那脸上的表情是随着环境而变化的。他那精巧的牙齿,他那漂亮得象雕刻过似的小而又薄的嘴唇,他那微长的笔挺的鼻子,他那看不出一丝皱纹的高大的前额,他那相当大的灰色眼睛,使他显得很漂亮,“可是他们的脸孔却并不给人家一个愉快的印象。那脸孔叫人讨厌,是因为它的表情是不自然的,而常常是假装的、故意的、模仿的,使人家捉摸不定……人家更仔细地看他一会,会开始猜疑,在这永远不变的假面具背后,是否有些凶狠的、刁滑的和极端自私的东西。”他走进娜塔莎的住房,并不指责娜塔莎,而是夸奖她。他说,近来他的儿子变得聪明起来,有着惊人的见识,完全是由于娜塔莎影响的结果。对他们非法同居之事一字不提。他还说,他自己也要经常来看望她。公爵企图以假慈悲和缓和的手段,使儿子自动丢弃娜塔莎。

   尼丽到伊凡住处要回外公留下的书。伊凡便向她打听她外公吉里美老人的情况,但她不肯说。伊凡把她送回家。看到一个凶狠的布勃诺夫夫人在毒打她。伊凡便出面保护她,尼丽患羊角疯晕倒了。伊凡回来在街上遇见老同学马斯罗波耶夫。马斯罗波耶夫正在为华尔戈夫斯基公爵侦探一桩事件。伊凡把尼丽的事告诉他。他们都同情这女孩的处境,便决定把尼丽救出来。

   尼丽被救出后和伊凡住在一起。他关心和照料她。尼丽十分感激地对他说;“我爱你,你是唯一关心我的人啊……。”她帮他照管家务,并告诉他一些关于她外公的事:她外公是英国人,娶了一个俄国的妻子,生下她妈妈。后来她妈妈被人拐骗走了。外公是穷死的。伊凡也把娜塔莎的事告诉给她听,当她知道尼古拉不肯饶怒自己有过错的女儿娜塔莎时,她感到十分害怕。

   尼古拉的官司打输了,损失了一万卢布,田庄被公爵占去作抵押。阿辽沙已好几天不去看娜塔莎了。这时华尔戈夫斯基公爵反而来了。他故作惊讶地说,阿辽沙不配娜塔莎的爱,阿辽沙不来看她,说明他不是真正爱娜塔莎。刚好这时,阿辽沙进来了。娜塔莎已看穿公爵虚伪的面目,当场揭穿他的诡计:他企图以虚伪的慈爱和慷慨,把儿子争取过去,以便阿辽沙最后把她抛弃。她斥责公爵是个两面三刀的人,“你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我断定,这全是假装、欺诈,一出卑劣的侮辱人的和毫无价值的滑稽戏”。

   公爵约伊凡商谈,说他愿意把打官司赢得的一万卢布给尼古拉,条件是要他把女儿接回去,并暗示自己的儿子可以把娜塔莎献给伊凡。公爵的卑鄙嘴脸,使得伊凡气得发火。但公爵还是一本正经地对他说:“我从不感到良心责难”,“我决不会为谁放弃于我有利的事情,我喜欢钱,我需要它。卡捷琳娜·菲多罗芙娜有很多钱。她父亲收了十年的酒税。她现在有三百万,而这三百万对我是很有用的。”他认为世界是为有钱人创造的,“世界上一切都会毁灭,只有我们不会毁灭。世界存在一天,我们就存在一天。整个世界也许会沉沦,但我们将浮起来,我们将永远浮在顶上”。

   马斯罗波耶夫为公爵侦探的事便是尼丽和她外公的事。伊凡从马斯罗波耶夫那里知道了公爵和尼丽外公的历史。原来尼丽的外公吉里美是个有钱的厂主。公爵华尔戈夫斯基勾引上了他的女儿。那时吉里美的钱和钥匙都由女儿保管。老人非常疼爱自己的独生女儿。公爵把他的女儿骗到外国去,并引诱她把全部钱偷带出来。公爵得到钱后,就在外国把她抛弃了。那时他们已生下一个女孩(这就是尼丽)。但公爵没有取回婚约,怕日后受到控告。为皮,他雇请马斯罗波耶夫探查尼丽母女的下落。至于以后的情况,马斯罗波耶夫并不了解。

   尼丽从小缺衣少食,身体很坏,得了羊角疯病。但她性格倔强。她感激伊凡把她从火坑中救出。她知道伊凡心里爱着娜塔莎,便劝她和娜塔莎结婚。而她自己则常常从家里逃出去,甚至在街上向人求乞,伊凡几次把她拉回家来。娜塔莎告诉伊凡说,尼丽出逃是她爱上他了。因为尼丽要把刺痛的心向伊凡披露,可是伊凡经常不在家,没有给她机会。她一人在家里感到寂寞和伤心。尼古拉想收养尼丽,但尼丽不肯,说他是卑劣的,因为他不肯饶恕自己的女儿。

   阿辽沙完全屈从公爵的意旨。他竟公开对娜塔莎说,他爱卡杰琳娜更甚于爱她。他准备和卡杰琳娜到乡间去避暑了。娜塔莎知道生活要变了,心情十分痛苦。这时,公爵也来了。他要娜塔莎和自己的儿子割断联系,并收起平时他那副伪善的面目,凶相毕露地说,娜塔莎把他的儿子引上邪路,早该把她送进感化院了。伊凡刚好在场,听了这些话十分气愤,打了公爵一记耳光。公爵本想向伊凡扑去,但他看到伊凡背后还站着一个医生,只得灰溜溜地跑了。

   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日子,伊凡把尼丽带到尼古拉夫妇的面前,让她讲述外公抛弃她妈妈的故事,以及她和妈妈所遭到的悲惨的下场:尼丽妈妈被公爵抛弃后,带了尼丽回到俄国。她们租住在一间地下室里,妈妈患着病。她们一直找不到外公。有一天,她们母女在街上遇见一只老狗,尾巴上的毛全秃光了,它扑到妈妈的自上,原来这只狗便是外公豢养的,尼丽妈妈年青时很喜欢它,它认出了自己的女主人。接着,尼丽的外公出现了,他是个高大瘦削的老人。妈妈当街跪在外公的面前,抱着他的双腿,要求父亲饶恕她。可是外公把她推开了。尼丽母女生活无着,靠别人施舍过日子。外公始终不肯原谅和接济妈妈。一次,尼丽在街上遇见了外公,他给她买了一双鞋子,并把她领到自己的住处教她功课。每当尼丽提起妈妈时,外公便火冒三丈,把她从住处赶了出来。后来,尼丽的妈妈病得快死了,要求见外公一面。尼丽去请外公,他答应了。可是当他们赶到时,尼丽妈妈已断气了。于是尼丽拉着外公的手向他叫道:“看,你这恶毒的残忍的人呀!”外公在女儿生前没有饶怒她,女儿死了,懊悔已来不及了。此后,尼丽便一直被房东布勃诺夫夫人收养着,受尽凌辱和打骂。

   尼丽的故事使尼古拉夫妇大为感动。尼古拉站起来要去接女儿娜塔莎回家。恰好这时,娜塔莎从门外冲进来。于是父母抱着女儿痛哭,一家人重归和好。

   伊凡在进行写作,娜塔莎对他很是关切。公爵华尔戈夫斯基在办完儿子婚事后,准备和一个将军的十五岁的女儿结婚。因为她有很多的钱。尼丽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她死了。临死前,她再次劝伊凡和娜塔莎结婚,并交给伊凡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尼丽妈妈写给华尔戈夫斯基公爵的信,信中要求公爵在她死后收留尼丽,因为尼丽是他亲生的女儿,但尼丽始终没有把信寄出去,她不能宽怒这个卑鄙的公爵,并要伊凡转告公爵:“我最近读了福音书。那书上说我们必须宽恕我们一切敌人……但是我还是一样地没有宽恕他。”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