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窗外白鹭飞的博客

 
 
 

日志

 
 

追忆似水年华  

2007-11-17 20:59:09|  分类: 推荐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兰兰

                                                       《美文》2007年第14期

 

午后的阳光,轻轻地打在脸上,温暖而又柔软。眯起眼睛,可以很清晰地看见数不尽的细小灰尘在散开的阳光中欢快地跳动着。青青的草坪上,有几个小女孩在嬉戏着。玩到尽兴的时候,都咯咯地笑个不停。清脆的笑声,穿透空气,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平静的心湖不禁泛起一圈圈涟漪。若干年前,我也曾这么无忧无虑过,也曾和小伙伴们在草地上快乐地追逐过。只是那纯真的年代早已逝去,只剩下记忆。偶尔在这或模糊,或清晰,或欢乐,或悲伤的记忆中,轻轻地驻足,那年少时单纯的温馨便会在心灵深处荡漾开来。

那时,经常和我一起玩的小伙伴有三个,立立、小文和燕青。四个同年但不同月出生的女孩子,因为缘分而快乐地走到一起。

燕青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大的一个。小的时候,她也是最幸福的。她出生的时候,爷爷、奶奶都健在。爷爷是林管站的退休职工,每个月都能得到一笔丰厚的退休金。她爸爸又接爷爷的班,也在林管站谋得一份工作。妈妈和奶奶很勤劳,是持家的好手。在农村,80年代中期还是一个物资极其贫乏的年代,人们刚刚过上填饱肚子的日子。一般人过日子还得勒紧裤腰带。像燕青那样殷实的家庭是很少见的。因此,周围的人们都很羡慕她们家。

在孩子眼中,贫穷和富有是没有差别的。重要的是能找到合得来、玩得开心的小伙伴。因此,我们四个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然后一起做作业。除了吃饭、睡觉,其余的时间几乎都粘在一起。跳房子,跳绳,捉迷藏,过家家,不厌其烦的玩着那些重复过无数次的游戏。

那时,我们最大的诱惑,来自于燕青院子里的那棵樱桃树。春天来临,一场细雨过后,满树的花苞都绽开了笑脸。站在树下,仰着头,满眼都是粉白粉白的,像一片薄云。透过它,隐隐约约还能看到淡蓝色的天空。每天,急急忙忙扒完饭,我就约上小文和立立,然后去等燕青上学。我们那时的话题和愿望都很单纯,单纯得让人感动,就是希望樱桃树快点结果,快点成熟,然后美美地吃上一顿。

就像盼望过年一样,我们都揣着一颗急切的心去等待果实的成熟。终于,在三月快要过完的时候,樱桃脱掉了青衣,换上了深黄或浅粉的纱衣。我们都快乐得不得了,仰着小脑袋,围着樱桃树,不停地转啊转啊。幻想着那香喷喷的果实能够从树上掉下来,更美的是直接落在我们嘴里。但让人泄气的是,除了被鸟儿啄烂或是被虫子咬坏的,它从来都不肯轻易掉下一颗。在我们的眼里,燕青的奶奶是个小气鬼,一直说摘几个给我们尝尝,可总也不见她的实际行动。我们只好眼巴巴地望着那诱人的果实挂在高高的枝头上,噘着嘴巴离开了。

一大早晨,吃过饭,燕青把我们拉到一个偏僻角落。神神秘秘地对我们说:“猜猜,我带什么好东西给你们?”“你能带啥好东西给我们?”我们三个异口同声。“不相信,就算了。给你们看看吧!”燕青是个急性人,急忙伸出手来,哇,是樱桃耶!我们仨都激动得不得了。“我奶奶说了,樱桃不让吃,要拿去卖掉,给我换花衣裳穿。不过,我趁奶奶不注意,从筐里抓了一把,全给你们吧!”她激动地说道,脸蛋儿微微发红,显得很自豪,很讲义气。我们三个,每个人手里握着几颗樱桃,像对待珍珠一般,舍不得吃下去。

日子就这么晃悠悠地过去了。只觉得那时的天很蓝,云很淡,风很轻。没有烦恼,没有忧愁,有的只是快乐和幸福。然而,人总是要成长的,成长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们刚上初中的时候,燕青的爷爷和奶奶相继去世。亲人的离去,让燕青悲痛不已,她几乎不怎么笑了。家里突然之间少了两个人,顿时显得毫无生气。她母亲就找了一个风水先生来看家里的风水。据说是那棵栽了多年的樱桃树在作怪。于是,那棵曾给我们童年带来无数欢乐和甜蜜遐想的樱桃树被斩断了,连根也被掘起来了,尽管这样,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燕青的父亲被查出了肝癌,已是晚期。没多久,也离开了人世。

那时我们正在备战中考。燕青因为三位亲人的离去,悲痛不已,做出了退学的决定。而小文,立立和我继续在学校读书,小文和立立的学习一直不好。而我的父母坚定着砸锅卖铁也要供我的决心,也坚信“近墨者黑,近朱者亦”的规则,所以一学期我们三个没在一起聊过,只是偶遇的一声招呼而已。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发现自己丢失了太多珍贵的东西,而且再也找不回来了。

我中考过后,经过十几天的焦急等待,分数终于下来了。我考了445分,小文和立立都没过400分。我的分数超过重点高中的录取线5分,她们俩都没有达到普通高中的要求。结果很现实地摆在眼前,我去读高中,她们俩要么放弃读书,要么去读中专。上中专每年要花掉四五千块,而且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最后还是逃脱不了打工的命运。在农村,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选择放弃。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复读。但是按照规定,复读生上高中,分数要高于标准的录取线30分,同样很难做到。最终的结果是:立立的父母支持她去念中专,小文的父母则替她收拾好行李,让她去打工。小文很伤心地来找我们,希望我们去劝一劝她的父母,让她复读一年。

我和立立硬着头皮去见了她的父母。“叔,你们就让小文去复读一年吧,她很用功,明年准能考上。她这么小,你怎么舍得让她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呢?”我鼓足勇气对她父亲说。“不行!她从小学习成绩就不行,勉强读完初中已经很不错了。就是让她复读,她也考不上,还不是白搭钱。她哥,她弟都在上学,哪有那么多闲钱让她来浪费。”她父亲很生硬地回绝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张口,她母亲就大声嚷嚷起来:“上什么上!就是考上大学,你们女娃子也是赔钱货,还不如趁早去打工。我可不像你们父母那样心比天高,也没那个能耐……”我和立立低着头,站在那儿,一句话也说不上。只能默默地看着小文一个人坐在那儿,流着伤心的泪水。

命运真是一件奇怪的东西。人们常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要靠自己来改变。可是,有的时候,你却无法驾驭它。正如我的三个姐妹,她们在美好的青春年华里,都做着一个美丽的梦,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然而,沉重的打工生涯却在一点一点地打碎她们晶莹剔透的梦,磨掉她们的锐气与灵气。相比之下,我是多么地幸运。但很多的时候,我也会迷茫,也会彷徨。曾经发誓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姐妹们,如今却各奔东西,只剩我一个人仍在求学的道路上奔走着。未来会是什么样呢?是光明,还是黑暗?莫名的恐慌和焦虑常常困扰着我,让我夜不能寐。

放寒假的时候,我见到了立立。我以为几年不见,我们会比以前更亲密,会有说不完的悄悄话。但是,常常是沉默了老半天,仍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话题。谈什么呢?我们对彼此的生活都不了解,也不感兴趣。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小的时候,天天在一起,仍有说不完的话。距离有时候可以产生美感,但却经不起时间的打磨。时间就像一把熊熊烈火,会将彼此曾共有的东西都燃尽。

我对她说:“你知道吗?小文结婚了,嫁到广西去了。我听我妈说的,孩子都一岁多了。”“她结婚了?”她显得有些愕然。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也该结婚了。女孩子呀,一过了十八岁就开始老了。像我们打工的,没有什么可盼的,只盼望能嫁个好人家。女孩子不能在外面漂得太久,别人会说闲话的。只是小文嫁得太远了。我没有她那种勇气,不想嫁得太远。孤苦伶仃一个人,怪可怜的。”我很难过,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女孩子说出这般现实而又无奈的话。或许,这就是生活本来的面目,只是我没有用心去了解罢了。

岁月是一条奔流不息的长河,多少美丽的日子,灿烂的回忆,都在这跳动的水花中渐渐远去、隐逝。偶尔停下匆忙的脚步,翻一翻从前的日记,想一想眼前的事,总会有一种物是人非的伤感与落寞。那曾经亲密无间的小姐妹,欢快动听的歌声,仿佛成了一段遥远的故事,尘封在心灵最深处。我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可以忘情地追忆那逝去的日子,忘情地思念那奔波在外的姐妹们。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